给共享电单车安个“家”

Home / 给共享电单车安个“家”

近年来,国家大力倡导绿色出行,打通群众出行“最后一公里”的共享电单车在各地迅猛发展,城市的各个角落都有其身影。然而,在给广大市民出行带来便利的同时,共享电单车也给城市管理增添了乱停乱放、堵塞交通等问题。如何做到既方便群众,又不造成交通拥堵?南昌市城市管理部门在一线寻问题,在实践中找方法,通过疏导结合的各种举措,让共享电单车自觉规范地融入了城市的治理体系。

“共享电单车在以前曾经把这里的地铁口给包围了。”在上海路开奶茶店的小万告诉记者,因为附近恒茂梦时代广场商圈的人流量非常大,很多人骑共享电单车前来购物随意停车,加上企业自身的投放,导致出现共享电单车无序停放的乱象。

“要让这里秩序正常,必须取消共享电单车停放点。”青山湖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副大队长张明介绍,取消停放点只是单纯满足了城市管理的需求,但给群众出行造成不便。“经过现场调研,我们决定在附近百余米施划非机动车泊位,并专门建设一个非机动车停车场,供共享电单车停放。”

位于南昌市东湖区的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是全省知名三甲医院,每天前来就诊人数众多,且南京西路人行道较为狭窄,原本规划泊位根本无法满足共享电单车的停放需求。以往,由于该院门诊部入口周边泊位需求较大,非机动车往往停占机动车道和盲道,导致交通拥堵情况频发。

为了同时满足患者和市民的需求,东湖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决定撤除南京西路的20处共享电单车停放泊位,转而在一附院两侧的永外正街和贤士一路寻找泊位。城管执法大队与董家窑街办共同行动,首先在永外正街规划了200个非机动车泊位,使泊位的容量增长10倍。同时为便于共享电单车清运调度,又在贤士一路规划了一处容量为100辆的集中清运点,可在高峰时段快速清运共享电单车,同时在一附院周边设立共享电单车禁停区域,为市民的非机动车保留停车泊位,实现医院周边泊位的高效利用。

“除了在热点区域分别设立了禁投区、限投区、回流区、疏导区和市民车辆停放区等措施外,我们在施划非机动车泊位时还采用了新模式。”南昌高新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大队副大队长潘一斌告诉记者,根据共享电单车的运行和市民需求情况,城管大队在施划停车泊位方面实行“4+4+2”模式,即40%供市民使用、40%供企业投放、20%供回流调整。为了方便市民出行,优先将靠近地铁口、公交站等交通便利的区域作为市民车辆停放区,共享电单车则在附近的专用停车泊位内停放。

“怎么锁不了车?”9月19日下午,市民小郭在红谷滩区万达广场旁想归还共享电单车,但软件一直提示“车辆不在停车区域,无法锁车还车”,同时还给他显示了附近允许停车区域的指示图。

小郭的情况正是城管部门利用科技手段解决用户乱停放共享电单车的一个缩影。为进一步规范车辆停放,南昌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与共享电单车企业密切配合,强化企业和监管部门的信息共享和管理衔接,入驻南昌的车企向该支队开放了企业运营平台的部分功能,统一将各企业共享电单车电子围栏飘移度设置在1米以内,减少非机动车道内占道停放等不规范停放行为。红谷滩区城管部门则与公交集团合作,研发“互联网租赁自行车监管平台”并投入使用,引导青桔、美团、哈啰等企业接入平台,实现对共享电单车的全时段、全范围监管,对共享电单车投放总量实时监控和智慧调度,用户只有把共享电单车停放在安装了蓝牙道钉的泊位内,才能正常还车。

科技手段解决了乱停放问题,对于偏远区域有需求却没有投放共享电单车的问题,城管部门也根据需求联合共享电单车企业提出了解决方案。

“位于高新区的合力泰科技有限公司实行员工24小时轮班制,由于地处偏远且地域宽广但人流量密度小等因素,共享电单车在企业附近未设置投放点,不少企业员工晚班出行没有公交车,亟须共享电单车助力。”潘一斌介绍,为解决该企业员工出行难,高新区城管执法大队协调共享电单车运营公司在企业内部设立停放点,并投放了100辆共享电单车。“随后,我们又开展了共享电单车进厂区活动,通过设置专门停车点,解决了9个因厂区远导致的员工出行难问题,获得企业一致好评。”

近年来,南昌城管部门坚持规范管理、服务在先,整治在后三步走的方式,进一步规范全市共享电单车的停放秩序。

“我们制定出台了《南昌市城区公共区域非机动车停放区设置技术导则》,在全市主次干道和街道、景区、公园广场、商业综合体、单位社区、交通场站、学校医院、集市等地因地制宜设置非机动车泊位并施划标识标线,引导市民规范停车。”南昌市城市管理行政执法支队业务科负责人表示,7月以来,市城管支队召集各城区城管执法部门和5家共享电单车运营企业进行了多轮座谈协商,对接需求,组织各城区按照“便民合理、应划尽划、精准施划”的原则对路面停车泊位进行施划,共新增、施划、修补共享电单车停放点位3237个。截至目前,南昌市共设置电子围栏850处,施划停放泊位3.9万处,泊位长度16万米,可满足约16.5万辆共享电单车的停放需求。(记者 蔡颖辉)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