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冠军陆莉18岁因为肝病退役远嫁美国创业当老板!

Home / 奥运冠军陆莉18岁因为肝病退役远嫁美国创业当老板!

中国人的“奥运梦”从刘长春开始,历经百年,历尽艰难与折辱,终于把无数优秀的奥运健儿送往世界体育竞技的舞台,终于让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一次次在颁奖台上奏响。

在这众多为国争光的体育健儿中,有一位体操运动员,以满分十分的成绩获得体操高低杠奥运冠军,她是中国体操“满分冠军第一人”——陆莉。

陆莉作为湖南奥运史上首金获得者已经被载入历史史册,她在1992年巴塞罗奥运会上惊艳的表现不亚于如今东京奥运会的全红婵,虽然都是年少成名,但陆莉却承受了更多来自命运的考验。

陆莉一家三代都是乙型肝炎病毒携带者,可想而知能获得奥运冠军这样的好成绩她需要再额外付出多少努力,但她还是坚持着用一块奥运金牌完整了自己的体育生涯,18岁时因为病情不得不选择退役。

退役后的陆莉在国内进修之后又远赴美国,在找到志同道合的爱人之后,两人一起创办了属于自己的俱乐部,在异国开启了自己崭新的事业和人生。

陆莉1976年出生在湖南长沙,父亲陆光荣和母亲张月娥都是水工机械厂的职工,在陆莉的记忆里,小时候的她总是在父亲工作的地方玩耍,父亲工作的地方有一个很高的工具柜,那时只有三岁多的她站上去毫不犹豫的就朝下跳。

陆光荣看着闺女胆子竟然这么大,身为超级体育迷的他看孩子这么活泼也很开心,所以平时总会带着她去户外做一些运动。

陆莉虽然生的小巧但是她的身体却很单薄,经常生病,所以等她稍微大一些,为了让女儿的身体能强壮些,1983年5月,陆莉被父母送到长沙市业余体校学习,夫妻俩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让女儿能有个好身体。

但是第一眼看到陆莉的周小林可不这么想,看着面前这个蹦蹦跳跳的女孩,一向很有经验的周小林判断,这一定是个练体操的好苗子。

周小林想要试一试陆莉的胆,于是直接把她抱上了1.3米高的高马上,只见陆莉在高马上一跳,像一只小燕子一样,向周小林“飞”了过来。

周小林问陆莉想不想像孙悟空一样本事大的能翻跟头的时候,小陆莉对周小林说,老师练体操和翻跟头的地方在哪,你带我去看看吧!

周小林没想到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竟然会向自己提出这样的要求,她顿时欣喜不已,而陆莉在经过了一周关于身体素质、协调能力、接受能力和胆量测试之后,顺利被体校录取了。

为了送陆莉学体操,陆光荣和张月娥夫妇可是费了不少辛苦,陆莉家住在城南,而体校在城北,每次十几公里都要有夫妻俩接送,实在有些吃力,也正是因为这件事,差点埋没了一个体操好苗子。

有一次日常训练,周小林突然发现陆莉没有来,他急匆匆的去找到陆莉家,原来因为距离太远,张月娥在送陆莉途中,母女两人都受了伤,所以夫妻俩商量之后决定让陆莉放弃体校训练。

听完陆家夫妇的决定,周小林急坏了,但是对于这样的原因他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直到有一天,陆莉冒着大雨找到了周小林。

据陆莉后来回忆说:“没训练两天了,我实在忍不住,那天晚上正好下大雨,我拿了几毛钱,自己坐车跑到湖南省体操训练中心去了,找到周教练,对她说,我一定要练体操”。

小姑娘的执着感动了周小林,于是他去陆莉家说愿意让陆莉与自己住在一起,这样能解决接送问题,陆莉也能继续训练,周小林的真诚感动了陆家夫妇,就这样陆莉的体操生涯得以继续。

在长沙体校与周小林训练了两年之后,1985年,陆莉以自己优越的身体条件和扎实的技术基础成功进入长沙市体育学校,成了学校提高班的第一批学生。

校长兼教练的是国际体操裁判燕呢喃,对于陆莉这样的好苗子她当然是爱不释手,为了给陆莉打下更坚实的基础,燕呢喃还与熊景斌、王平一起给陆莉精心制定训练计划。

也因此,陆莉比别的孩子的训练更为刻苦,倒立数数的时候,别的孩子很快就做完了,轮到陆莉,她每次总会多数出十几二十个数来。

功夫不负苦心人,1988年,12岁的陆莉正式调入省体操队,由熊景斌和雷阳对她悉心职教,在他们的训练指导下,陆莉在高低杠、平衡木项目上都取得了飞速的成长。

当时熊景斌一接触到陆莉这个小姑娘,就被她身上那股子倔强、不服输的劲头吸引了,当时正值备战第二届全国青少年运动会,熊景斌当即决定为陆莉定下一个超前计划,让陆莉在第二届青运会上过招各路高手。

但是亮相容易炸场难,为了让陆莉上场称王,熊景斌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他为陆莉设计了一套高难度动作,让陆莉日复一日的练习。

就算练到手上血泡连连,熊景斌也不让陆莉停下,虽然他也心疼,但是竞技体育你不吃苦,哪来的荣誉和光环呢。

终于1989年,陆莉在第二届青运会上一举成名,她像一只轻盈的小燕子一样,夺得了属于她的荣誉和掌声。

1990年,陆莉获得了全国青少年体操锦标赛高低杠金牌,1991在与成年运动员比赛时,又摘得全国体操锦标赛高低杠冠军,同年3月,陆莉正式入选国家队。

这位天才少女一路艰辛也一路同鲜花、荣誉与掌声并行,1992年她更是迎来了自己运动生涯的小高潮,作为国家队队员参加首届世界体操单项锦标赛。

虽然在比赛中最终获得了第四名,但是当她完赛时,国际体操联合会主席季托夫称赞陆莉说:这套高低杠技术、动作编排精巧,完成的精彩,使高低杠的发展进入“陆莉时代”。

熊景斌和陆莉顾不得眼前的这一次失利,他们当下要做的就是备战紧接着的巴塞罗那奥运会,但因为陆莉初出茅庐没有积累太多好成绩,所以她被作为候补运动员备战奥运。

而此时巧合的是,奥运选手李莉意外受伤,所以陆莉直接顶替李莉,搭上了奥运会的这趟末班车。

1992年8月2日凌晨2时50分,巴塞罗那体育馆内高低杠决赛战况异常激烈,在队友杨波失利的情况下,陆莉顶着压力出场,在此之前美国选手已经获得了9.987分的高分,陆莉无形中又多了一重压力。

因为美国选手的高分,所以陆莉想要夺冠只有获得满分十分才可以,这听起来就是一个不可能出现的情况,但是陆莉却做到了。

陆莉在杠上身轻如燕,最后以一个高难度的后空翻两周下从杠间凌空飞下,稳稳的落在了地上,仿佛一只轻盈的燕子。

屏气凝神的观众在短暂的几秒沉寂之后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和欢呼声,当场的六个裁判同时给出了满分,最终陆莉以超对手十分的成绩,秒杀场上所有选手,夺得金牌。

在接下来的平衡木比赛中,陆莉又以9.912的分数获得了平衡木项目银牌,一时间媒体对陆莉争相报道,都称她是中国体操队的“秘密武器”。

正如季托夫所说,在巴塞罗那得到全满分的那个夜晚,世界的高低杠项目,真正开启了“陆莉时代”,鲜花和荣誉簇拥着陆莉,这一切都是对她多年辛苦付出的回报,而这种辛苦是超越一般运动员的。

因为陆莉在承受竞技体育训练带来的伤病的同时,也要一并承受来自命运的打击,但即使这样,她也从未屈服。

原来早在1987年的时候,陆莉在运动员体检中被发现患有乙型肝炎,不仅如此,陆莉一家三代都是乙肝患者,她的母亲和外婆都是如此,可想这样一个奥运冠军需要付出的努力和要承受的压力有多大。

训练中,陆莉的病时常反复,后来到了国家队,国家队就要求熊景斌和陆莉戴手套训练,熊景斌说:

“陆莉的成长道路很曲折,自从她得了这个病,我几乎每天帮她熬药,当时我和她的处境都非常尴尬,吃住都不能与其他运动员一起”。

小小年纪的陆莉就是顶着这样的心理与身体的双重压力,每天坚持训练,直至在巴塞罗那的赛场上那满分的惊艳一跳。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结束后,陆莉被评为全国十佳运动员,1992年、1993年陆莉连续获得全国十佳体操运动员称号,国家体委授予她体育运动荣誉奖章。

运动员的生涯是辉煌的,但也是短暂的,加上肝病的困扰,1994年,18岁的陆莉选择了退役,结束了自己的运动生涯,转而去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继续深造,开启了自己运动员生涯之外的另一段新的人生旅程。

因为从小就开始不间断的体操训练,所以对于文化课的欠缺是每个运动员都存在问题,国家虽然有规定说奥运冠军可以面试入学北京大学,但是环境的改变让昔日荣誉不再显眼,而更多的短板反而暴露出来。

一向要强的陆莉哪能甘于人后,至此她开始恶补式学习,在北大开始了“半隐居”的学习生活,四年下来,陆莉的几十门功课全部通过了考试,她顺利拿到了北京大学的毕业文凭,在学习上也有了可以傍身的“金牌”。

从北京大学毕业之后,陆莉在国内待了一年多,就以“特殊人才”的身份签证到了美国,到了美国之后的她现是在斯坦福大学进修英语,攻下语言关,然后同时在队友办的体操俱乐部任教。

在美国站稳脚跟的陆莉很快就在当地出了名,有好几家俱乐部慕名而来,专门邀请她去任教,在这期间,陆莉还邂逅了一个帅气的体操教练后来成为先生的肯姆-加森霍。

肯姆-加森霍是美国的跳马名将,跟陆莉是妥妥的同道中人,两人几乎是一见钟情,一拍即合,共同的爱好与事业让这两个年轻人很快的走到了一起并组建了家庭,不久之后,他们的儿子约翰·戴维出生。

值得一提的是,陆莉的恩师熊景斌还不远万里亲自赴美为自己的得意弟子送上祝福,遥远的距离也没有阻断当年患难与共的师徒情分。

与体育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陆莉确实对这份事业有着难以割舍的热爱,但因为和俱乐部老板一直以来的分歧,使得陆莉辞职的打算,她准备与与丈夫一起创业。

但就在2002年12月15日她接到家里打来的电话说,妈妈因肝病恶化病危,陆莉赶忙飞回国守在母亲身边,陪她度过生命最后的时光,2003年初,陆莉的母亲因乙肝永远离开了。

母亲的去世对陆莉的打击非常大,她感叹人生无常,有些事情要赶紧去做不要等,因此她回到美国之后立刻向俱乐部申请了辞职,与丈夫一起创业,开办自己的俱乐部。

陆莉的俱乐部没有像其他人那样,用自己的名字命名,而是美国体操协会送的,名叫AAC,即all around champion 全称是“全能冠军俱乐部”,陆莉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体操协会送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带出的学生总能夺得全能和团体冠军”。

如今的陆莉已经在美国有了幸福的家庭和固定的圈子,她的俱乐部经营的很好,自己和丈夫既当老板又当教练,一起把事业搞得红红火火。

2008年2月13日,正逢湖南体操建队50周年,陆莉不远万里回到了这个恩养她的地方,大家看到陆莉都非常激动,参加表演的省体操队的队员们就像看到偶像一样,围着陆莉要签名。

陆莉一边乐呵呵的给大家签名,一边嘱咐这些小的师弟师妹们说:“要好好练,加油练哦”。

席间聊起她在美国的生活,陆莉兴奋的掏出随身携带的相机说:“这是我儿子约翰·戴维,他对高尔夫很有天赋,两岁时就打的很好了”。

从陆莉甜蜜的笑容中不难看出她在美国生活的非常幸福,晚会颁奖的时候,陆莉被授予“最佳贡献奖”,当她上台领奖的时候,她非常激动的说:

今天能回到家里真的很高兴,我希望湘军能在奥运会上取得更多金牌,嘱咐体育湘军,祝福中国队!

陆莉的人生旅程同时充满鲜花与荆棘,十年刻苦年少成名,却不得不因为命运的玩笑而承受更多的压力,运动员本就是个需要高度毅力与付出的职业,陆莉还要在加上自身疾病的消耗。

但所幸这个坚强的湖南妹子并没有被这重重的困难所打到,在疾病缠身的时候她仍然能以满分的成绩夺得奥运金牌,退役之后凭借着自己的努力在学业上也创造了一番成就,自主创业之后她获得了来自业界的最高肯定。

从运动员到学生再到老板的转折与蜕变,这个传奇女子的经历不禁让人感叹,这样想来,其实命运对每个人都非常公平,它会在为你送上鲜花的同时也在你脚下铺满荆棘。

但不同的是,每个人选择对待的方式不一样,而陆莉选择了迎难而上,无论是体操训练的艰苦、带病上场的压力,还是使其自卑的学历之殇,她都一一选择了勇敢面对,而这种学会面对的勇气是我们每个人都需要的。

奥运冠军不是一蹴而就,创业老板也不是垂手可得,陆莉能打破疾病的桎梏,在体育生涯之外,继续活出自己崭新的别样人生,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勇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