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打架的冰球不是一场好比赛?详解冰球“打架规则”

Home / 不打架的冰球不是一场好比赛?详解冰球“打架规则”

北京冬奥会进行得如火如荼,#雪道的尽头是骨科#也上了热搜。其实,要说冬奥会上哪一个项目最容易受伤,那非冰球莫属。因为冰球的受伤,不仅来自于激烈的比赛对抗,还可能来自于打架。

2月9日,冬奥会男子冰球小组赛,俄罗斯奥委会队1:0战胜瑞士队。比赛中两队多次产生冲突,一度在门前多人混战,连裁判上前制止都挨了一拳。在此之前,女子冰球比赛俄罗斯队和美国队也干了一架。

事实上,冰球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冰上运动,打架的“传统”由来已久。无论是知名度很高的NHL(北美国家冰球联盟),还是不为人知的俄罗斯联赛、加拿大联赛,都有着“光荣”的打架传统。在一些职业比赛中,甚至产生了官方认可的打架规则。

冰球起源于加拿大,在北美逐渐风靡。1920年,冰球被列为奥运会正式比赛项目。

在早期,冰球运动的规则不够完善,鼓励身体接触,冰球速度快又难以控制,再加上运动员素质良莠不齐,打架成为这项运动无法分割的一部分。

为了适应这种环境,1922年,北美国家冰球联盟(NHL)引入了第56号规则,规范比赛中的斗殴行为。经过不断的修正,目前NHL的“打架”规则是:

1977年开始实行“第三人”规则,参与到斗殴的第三人将被直接驱逐;1987年增加新规定,离开板凳席参与斗殴的球员自动禁赛一场;2005-06赛季,NHL引入了欧洲冰球联盟的煽动者规则:如果一名球员在第三节的最后五分钟或加时赛中挑起争斗,直接驱逐,还将追加罚款,禁赛一场;2014年,NHL又实行了累计禁赛制度,打架被罚次数累计到10次后将自动禁赛一场,超过10次之后,每次打架都会受到禁赛一场的处罚,超过13次,打一次架会被禁赛两场。

在早期职业冰球联赛中,的确存在以“暴力美学”来提升比赛观赏性的目的,当时球队中还有专门司职“打架”的场上位置叫“执行者”(Enforcer)。很多球队为了弥补天赋的不足,开始招募专职的“打手”,他们技术粗糙,但无一例外都是打架的好手。泰姆·多米堪称NHL历史上最著名的打手,被罚时间远远超过其他球员,16年的职业生涯里,他总共参与了333次斗殴。

历史上,冰球场上的暴力给运动员造成严重损伤的事情层出不穷。2004年,科罗拉多雪崩队的史蒂夫被温哥华加人队的托德从后方击倒,造成脑震荡,三根椎骨骨折,直接退役。2007年3月,纽约游骑兵队的科尔顿将费城飞人队的托德打昏,后者不得不在面部植入钛板。科尔顿自己在之后的比赛中也被打出脑震荡,因此失去了两个赛季的参赛资格。

2010年,美国冰球运动员鲍勃·普罗伯特死于心脏病,享年45岁。鲍勃在16个赛季里打了250场架,总共被罚时3300分钟。由于经常被击打头部,鲍勃患有慢性创伤性脑病,这种疾病在冰球运动员中并不罕见。

不过,在冰球国际比赛中,对斗殴行为的处罚要严厉得多,相当于零容忍。根据国际冰联第141号规则:首先动手的球员直接驱逐出场,其他参与者被罚出场5分钟;任何尝试参与正在发生的斗殴事件的球员,直接驱逐出场;即使是挨打后反击或尝试反击,也会被罚出场2分钟。打架严重者,还会被追加停赛。

值得欣慰的是,冰球场上的斗殴趋势正在逐年减少。2019年NHL场均只有0.19次斗殴,而史上最暴力的1987-88赛季,场均1.31次。十几年前,比赛没开始,仅仅通过眼神交流,场上球员就知道恶战在所难免。如今,斗殴越来越少,打手成了濒危物种,冰球的暴力时代也已经进入尾声。

冰球比赛自始至终贯穿着激烈的身体对抗,当运动员以每小时30~50公里的速度滑行时,任何肢体冲撞都会导致受伤的风险。比赛大部分时候是在球员的身体接触中进行,脚下的冰刀、挥舞的球棒、头盔和肩肘的顶撞都可能导致受伤。

球员的伤病大多是脑震荡、肌肉拉伤、扭伤、韧带撕裂、皮肤割裂、骨折等,激烈对抗造成的运动伤病将贯穿球员整个运动生涯。在所有冰球伤病中,头部受伤占大部分;美国职业联赛统计,因为运动速度太快,撞击造成的脑震荡占了近50%。

2022年2月3日,北京冬奥会女子冰球小组赛头一天,美国女队员布里安娜·德克尔就在与芬兰队后卫萨沃莱宁的对抗中腿部受伤被抬下场,缺席之后的所有比赛;同日,中国队员张喜芳在与捷克队比赛的过程中遭遇凶狠犯规,张喜芳被撞到场边,手套都被撞飞,被迫下场治疗;2月6日,中国女队在迎战日本队时,队员张梦莹又因为与队友相撞而受伤,由担架抬出场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