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8“浪人c”这个微信群

Home / 818“浪人c”这个微信群

冲浪,是一种前所未有的体验。让我懂得尊重海洋,尊重规律。当我在海洋中,我感觉前所未有的放松自在。

记忆中的冲浪是《惊爆点》里萝莉·佩蒂冲浪后在敞篷车旁更衣,基努·李维斯在河道放走劫匪后对天打空弹夹,是片尾帕特里克·斯威兹面对警察追捕毅然抓起冲浪板奔向浪尖。

你以为这是赞颂“浪人”的一篇文章?不!这可能只是我代表一些新手浪人发泄对“浪人c”群主不满的一篇个人色彩浓重的网文。可能要比直接骂脏话优雅一些罢!因为我排版了。

我是一个冲浪新手,去年国庆跑去日月湾找教练实际接触了一下冲浪。结果回上海脑子里想的全是冲浪,计划今年春节回三亚再去冲浪。因为技艺不精想着找个一起冲浪的伴,一起玩的同时还能保证彼此的安全,不用担心淹死在皇后湾。

于是网上找了冲浪的微信群,里面都是和我一样的新手居多,在里面混了一阵子。

有一天正在群里聊着,突然群里出来一个拥有美女头像的微信号说了一句:这个群里面有真正的浪人吗?看你们聊天没有一个懂的。然后就转发了“浪人c”的一个公众号文章。大概是介绍中国有哪些冲浪的地点的,阅读量居然还不错。

文章的结尾介绍“浪人c”是一个“非盈利”的社群(有时候也写成“营利”,可能是分不清“盈利”和“营利”的区别,本文我加上个双引号),说群里没有任何商业的东西,写的公告也是胸怀世界,还是中英文双语。

文章面也留下了这个:来自于山东农村,前几年刚回国的群主的微信号,他姓王。王群主广发“英雄帖”扩大自己社群的规模,至于到底是不是“非盈利”, 后面我会提到。

我扫了微信二维码加了这个“群主”的微信。我说了目的,要求入群:想找个春节去海南冲浪的伴,要男的会游泳,彼此有照应不至于出危险。

王群主给我各种再三确认:不许发广告,尤其是不许加别人微信。说实话这条挺奇怪的,我理解的应该是作为男性不能随便加群里女性的微信防止出现网络骚扰。可能群主还是一个心系女性的女权人士?不然哪有一个“非盈利”平台禁止成员之间互动的呢?

况且我就想找个冲浪的伴,而且要求都是男的,一是我有女朋友,和女生搭伴不合适,二是怕冬天冲浪水温低,万一抽筋了大过年的再把自己淹死了。毕竟我也才在游泳池里泡了一个夏天,刚学会踩水。

这个群成员中必须承认有很多热爱冲浪的人,每天聊的也挺热乎,大家也都熟悉了。有一天,大家聊的正开心,有人在群里说了句“加个好友,到时候一起冲浪”,结果这个群主看到就炸毛了。开始说了一些阴阳怪气的话:

我加群就是要让大家在群里讨论的,你们都加私下加好友要我的群干嘛呢?我把群解散了吧!

当时群里气氛非常怪异,大家正聊的挺热闹呢,一下都不敢说话了。我也是欠,插科打诨说了句:00后表示有扩列的需求,不至于解散群吧。

王群主过了许久回复我说“你乱带节奏,我不喜欢带节奏的人,随你如何说,我就要踢了你”。

原来不是我担心他的把群解散了,单纯就是把我踢了。当时我气不打一出来,我就给这个叫王X的微信删了,过了一会儿他又发好友请求,我通过了想听听他还能说什么?结果半天没说话,我又删了一次。

这件事过后我的直观感受就是我现在看到“浪人c”这个词我就有点犯膈应。虽然我知道“浪人c”代表不了“浪人”这个群体,但是这个体验让我现在看到“浪人”这个词都感觉怪怪的。

后来我接触了常年都泡在后海冲浪的人,我才知道冲浪者Surfer一个个可不是都这样的。

可能有人会说:这是你的私人恩怨!不就是给你从群里踢出去了吗?至于叨叨这么多吗?那下面我们来听听别人的说法,还有他们的爆料。

我在豆瓣看了几个人发帖我才知道,原来我不是唯一被踢出来的。有人看到这个“非盈利”社群开始在一个豆瓣自由潜小组打广告了。之前就被踢的人就跟着发了个贴,一发帖不要紧倒是引起了挺多人的共鸣。

看完之后我意识到,咱这个Cherry机械键盘可不能白买了,咱也有公众号,不如咱也写篇文。

我和这些人现实中没见过,但都是因为在群里说了群主不爱听的或者对他说的“非盈利”稍有质疑,就被冠以“维护圈子纯净”之名“肃清”了,彼此发文有了共鸣。现在想想,怪不得当时踢我的时候回复那么慢,正忙着搞“整风”工作呢。

我也当过群主,我的方式是保持“低人数,高活跃”,我也没限制大家伙彼此加好友,你不喜欢别人家你好友验证不通过不就好了?

你只要不在群里GHS搞违规,大家聊啥都有最大的自由。不过我当的群主的是一群玩Nintendo Switch死宅组织的QQ群我平常也不搞捐款,也不没事征集一下“浪友”风采,管理员是找个发言比较活跃的朋友给了个权限协助管理主要防止违规和色情内容。定期清一下潜水超过半年的用户,平常帮审核一下新成员入群。维持低人数,高活跃,做人最重要的是开心咯!

在我看来,群组属于群主,但是作为一个群主你有权限就要更加谨慎,尤其不能滥用权限。我感觉要测试一个人的人品,那你就给这个人当个群主,人品如何基本上一段时间就能看出来。如果有个社群权限都能鸡毛当令剑,假使某天有了实质权利更要飘飘然了。

说句实在的,当个群主全靠大家伙帮衬,不然自己都成了光杆司令了要这些社交权限干嘛呢?没事踢一踢自己的小号马甲吗?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也没有法律规定不加个微信群不许下海冲浪。我看不惯的是挂着“浪人”的牌子,宣称“世界范围的非营利性冲浪者组织”。

“浪人”这个词在中国还没有冲浪运动的时候,指日本古代那群没有雇主的无业武士,日本幕府又不许武士卸甲归田,不让他们种地,日本武士一旦无业就好比丧家之犬,经常吃不饱饭。

所以古代日本浪人跑到明朝东南沿海做点打家劫舍、欺男霸女的勾当。日本叫浪人,中国叫倭寇。

那么现在我理解的“浪人”是英文Surfer翻译过来的,其实挺合适。不然叫“冲浪者”太译制腔,叫“弄潮儿”有点二,要是直接按照英文音译:“瑟佛尔”更奇怪了(我没有冒犯冲浪爱好者的意思,我也玩冲浪)?

说白了,冲浪运动是一个舶来品,以我的语文能力实在找不到一个比“浪人”这个称谓更合适的说法了。

我更担心的是有人把“浪人”当成私人品牌,做好了我也不说啥了,要是做臭了大家就都没得玩了。戏谑一点来说“我是谁”这个问题都解决不了。总不能有一天我手里比个六扛个冲浪板回家,见面和我妈说:“爱慕瑟佛尔!(Im Surfer!)”。

不要用“浪人”这个标签渲染“非盈利”吸引一些新玩家加入。自己时刻渲染目的纯粹大公无私,没准做的全是蝇营狗苟的勾当。

谁不会写篇公众号?今天有人分享“浪人c以组织的名义向疫区做出捐赠”的消息。组织的捐款账目是不是公开透明公开我无权质疑,有权问清楚的是哪些实际捐了钱的人。那我建议捐款的人可以了解一下:抗疫捐款为何不委托慈善机构组织募捐?为何是收取现金之后变成了一批医用手套和护目镜捐给了非防疫定点收治医院“哈尔滨白血病肿瘤研究所”?

有网友发给我了个聊天记录截图,“浪人c”群主组织捐款期间有这么一个对话,让我印象深刻:

豆瓣网友看我发帖之后给我发过来的聊天截图,小图里面的内容是:有人问发此网友是否在做口罩的生意,网友说“饿死可以,不能发国难财”。

事实如何我也是依据现有信息做推测,现在我还没有实锤没办法公开定性。群主之前做医疗物资“贸易”,后面疑似非法组织募捐,收到社群网友的捐款之后,将善款变成了一批医用手套捐给了医院,是不是通过慈善机构捐款我就不清楚了。钱是怎么变成手套的,这个过程值得探讨。

我也有必要给组织者的法盲行为进行一下普法,《慈善法》有过相关规定,个人直接组织慈善募捐是违法的。

第二十六条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基于慈善目的,可以与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慈善组织合作,由该慈善组织开展公开募捐并管理募得款物。

如果一个微信群要组织募捐,那得先找个有资格的慈善组织,钱要交给慈善组织保管。的目的就是防止有人假借慈善之名非法集资、变相盈利。瓜田李下的,钱不要过自己的手比较好。

第一百零一条开展募捐活动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由民政部门予以警告、责令停止募捐活动;对违法募集的财产,责令退还捐赠人;难以退还的,由民政部门予以收缴,转给其他慈善组织用于慈善目的;对有关组织或者个人处二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罚款:(一)不具有公开募捐资格的组织或者个人开展公开募捐的;

欧里庇得斯说:大海能冲刷掉人类的污垢。我不希望未来有人提到“浪人”想到的是某个人和他的那个“非盈利”的社群,导致想接触冲浪的新手还没计划来场冲浪旅行呢,结果看到“浪人”这个词就犯膈应。

打造一个山东农村青年屌丝逆袭海外归来的人设,讲好一个热爱冲浪滑雪极限人生的酷炫故事,事实证明对吸引粉丝扩大社群的确有帮助。

但是总把农村出身挂在嘴边,就让我想起前几天有个新闻叫“快手网红给武汉捐款1亿”。

这个快手网红辛有志可能很多朋友根本没听说过,我之前也不知道这个人。但是这人和群主有一个共同点:都喜欢强调农村出身,渲染屌丝逆袭。辛有志也依靠农村人打拼的人设,和屌丝逆袭的故事在快手带货发家致富(投机倒把)。

辛有志本来声称自己以个人名义向慈善机构捐款,但是有人查账发现捐款是通过的他家族名下企业进行的。因为企业慈善捐款可以享受减税优惠,而且捐钱这件事网红团队营销了很久,这捐出去的钱应该很快就能赚回来。但这也无可厚非,钱是如数到账了,受捐助这也实实在在的受益了。

高调慈善陈光标老早用慈善营销也引起了争议,但从受助者角度来受助是肯定的。只不过对于高调慈善,利用慈善进行营销的做法我是持中立态度。

对刚刚提到的“网红总裁辛有志”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稍后去看看这个视频,链接我放在最后。

我从来不反对机构、社群、个人去正当盈利,盈利才能让商业可持续。只有从业者赚钱了,他们才有动力升级服务,使消费者享受到正规优质的服务和良好安全的游玩体验。

体育行业本身也是盈利的,器材商要赚钱,俱乐部要赚钱,周边的老百姓要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看到他们赚到钱,资本也就看到商机,才会给当地投资。当地政府有收税政绩才愿意支持产业发展。当地老百姓靠这个能赚钱改善生活,也更愿意接纳外地来的游客。

这些盈利都是良性的,都是让整体向好的方向发展的!毕竟人是要恰饭的呀!就算是慈善基金会也要对捐款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来维持自己的运营,这个大家基本能达成共识,勉强能够接受。

我作为一个冲浪爱好者我也愿意掏钱支持这个行业,我打车去冲浪也会告诉送我的司机我是要去冲浪,我间接的在当地宣传我所喜爱的运动能让他们赚钱。就算我自己开车去、自带冲浪板,海滩开放不收费。我也要特意花个十几块钱买杯喝饮料,或者交钱冲个淡水洗个澡。

一个冲浪运动能让当地很多人赚钱改善生活,合理的“盈利”不可耻,反倒是一度标榜“非盈利”让我感到有些惶恐。

标榜“不挣钱,做手机是交个朋友,一起吃个酸菜鱼”的罗永浩都成失信人限制高消费了。那怎么还有人“非盈利”却越做越大?是真的没有盈利,还是对这件事有别的打算,或者图的不是财?

我带了两个女孩进群,她们进群后群主就主动加了他们,群主之后多次提出约会见面并被拒绝。

我本职工作是做内容运营的,社群运营我也懂点皮毛!拓展私域流量很重要的!就怕运营者把它变成“私欲流量”。

标榜着“非盈利”把这个圈子变成自己的“后宫”,搞自己的“权欲游戏”,我对这种行为只想说:呸!恶心!

不许别人私下加好友约伴冲浪,自己倒是先把群内好看的姑娘加了个遍,我对这种行为说:呕!伪君子!

刚才我又仔仔细细看了看,读了读这句Slogan可能是我当初入群错在我自己!是我理解错了,我在分析一下这句:

3、《快手网红给武汉捐款一个亿的,这可能是“中国小贩”的究极形态了》马前卒工作室:

Leave a Comment